当前位置:主页 > 合肥加气块隔墙 >
双碳十问(第二季)⑤ |气动川渝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13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燃气灶火苗升腾,锅里的美食“噗噗”冒着香味川渝地区的百姓,早已习惯用天然气烹调美味。

  一次次烹调的日常,就像一场穿越数亿年的对话。顺着燃气管往回走,经过各种输气站、采气站、净化厂,从井口往下,数千米的地层深处,岩石缝隙里涌动的气流,大多形成于距今上亿年前。

  数亿年后,一支囊括勘探、开发、输配的王牌部队,将地层深处的丰厚馈赠,化为人间烟火。

  天然气资源量全国第一!天然气年产量全国第一!四川盆地已成为中国天然气版图中的重要一极。

  如今,这里正加快建设中国第一大气区。建设天然气千亿立方米产能基地,打造中国“气大庆”,被写入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》。

  川西邛崃,盐井溪穿镇而过,溪畔至今保留的井口遗址,诉说着当年采气制盐的繁忙景象。公元前61年,邛崃火井镇凿出了世界最早的天然气井,将四川盆地利用天然气的历史推进到了2000多年前。

  2000多年后的今天,已有数万口天然气井星罗棋布在巴山蜀水间,天然气进入快速发展期:2002年四川盆地天然气产量突破100亿立方米,2010年、2015年、2017年、2019年分别跨越一个百亿台阶,2021年川渝两省市天然气产量达539.58亿立方米,约占全国天然气产量的1/4。

  产量提速靠什么支撑?“主要依靠特大型气田的勘探开发。”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油气资源处处长谢继容对记者说,目前他们已经探明安岳气田、川南中浅层页岩气两个万亿立方米储量规模气区,还有川中蓬莱等气区有望探明万亿立方米储量规模。一个万亿立方米储量规模气区,将至少支撑年产100亿立方米产量,随着后续超级气田储量的接连探明,接续开发,产量高速增长将从规划变成现实。

  川南页岩气井,四川盆地已成为世界第二大页岩气产区 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供图

  3月30日,我们驱车来到遂宁市船山区,找到了藏身于石油宾馆的川中蓬莱气区前线月入驻这里,钻探公司、油服公司的力量也已集结,目前完钻12口探井。“多口探井测试产量获得高产。”指挥部工程室主任刘强说,这意味着蓬莱气区万亿增储新阵地基本落实。在他身后,“筑梦万亿蓬莱”的标语清晰可见。

  天然气埋藏在地下数千米,要探明储量、落实资源,并不容易。谢继容回忆,国内最大常规气气田安岳气田的发现,就一波三折。

 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,地质学家们就通过地面考证认为,“乐山龙女寺古隆起”的地层藏有丰富的油气资源。

  1940年开始,这片区域开钻首个探井“威1井”。此后,国家陆续部署了三次“川中石油大会战”,3万多人开赴川中钻井找油气。三次“会战”共钻井521口,获得可投入工业生产的油气井213口,不过,这些井都没发现大型气藏所在。

  “几十年来,有多口探井都部署在它周围,但多次与大气藏擦肩而过。”谢继容说,地层有几百公里厚,气藏就像一个个装满气的“西瓜”,古隆起区域有6万多平方公里,要搞清楚“西瓜”藏在哪个位置,受限于当时的油气地质理论认识水平和工程技术水平,绝非易事。

  直到2012年,“磨溪8井”钻到地下5920米深处,获得高产,并在这个地层发现了龙王庙组气藏,其探明地质储量超过4400亿立方米,是我国迄今发现单体规模最大的特大型整装气藏,全国能源界为之震动。

  “龙王庙组气藏发现之后,我们又接续勘探,探明了万亿储量规模的安岳气田。”重庆市潼南县花岩镇龙怀村,站在磨溪8井的井站边,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川中油气矿矿长助理楚玉映依然激动不已,“可以说,安岳气田的发现,支撑了这十年西南油气田天然气产量的半壁江山。”

  不仅是安岳气田,截至目前,四川盆地已发现189个油气田及含油气构造,其中不乏超级气田的身影。普光气田已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约4349亿立方米,是我国最大规模的海相整装高含硫气田;元坝气田累计探明储量约3030亿立方米,是全球首个超深层生物礁大气田;川南中浅层页岩气田,已高效探明万亿立方米特大型气田

  最新数据显示,四川盆地天然气总资源量约40万亿立方米,居我国各含油气盆地之首,约等于鄂尔多斯、塔里木、柴达木三大盆地天然气资源量的总和。并且,其探明率仅15%,是国内最具潜力的天然气勘探开发盆地。

  盐都自贡,燊海井井架耸立,这个世界第一口超千米的深井,凿成187年后还在运转。

  智慧的四川钻井人,不断突破新的钻井深度。2020年10月,广元市剑阁县盐店乡,双鱼001-X3井完钻井深8600米,刷新中国陆上水平井井深纪录。

  “四川盆地的地层构造相当复杂。”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工程技术处副主任工程师蒲军宏说,大致有29个不同的层系,其中,主力层系海相碳酸盐岩的储层孔隙成因存在诸多不确定性,成为油气勘探领域的难题之一。此外,四川盆地气藏普遍具有高温、高压、高含硫的“三高”特点,给开发带来极大难度。

  曾经,BP(英国石油公司)、壳牌、康菲等外企纷纷与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签订合作区块协议,入川开发天然气。但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和开发难题,多家国际石油巨头权衡之后选择了悄然撤离。

  3月29日,遂宁市安居区西眉镇明水村,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70596钻井队驻扎这里已有7个多月。37名队员日夜奋战,不眠不休,钻机已掘进至地下5181米深处,正向着地下7300米钻进。

  “差点卡钻。”在活动房搭成的现场指挥部里,钻井队队长李德利聊起过程的惊险,钻头一旦卡住,将大大延误钻井周期,增加钻井成本,“还好及时处理,花3个小时解决了问题。”

  现场处置的能力,仰仗于丰富的经验。拥有30年钻井经验的李德利,也见证了钻井装备和技术的不断进步。

  拿钻头来说,他刚进井队时,一个钻头只能打10小时,一口井需要几百个钻头,而换一个钻头平均要花一天时间。到现在,金刚石材质的钻头,最多可以打上10天,平均一口井只需36个钻头,钻井周期从两年缩短至半年。

  再说钻井液,其对钻井的重要性就像血液之于人体,性能质量好不好,直接决定钻井的成败。“井下高温,钻井液压下去,起豆腐墩墩。”李德利说,如今研发出抗高温、高密度、高性能的钻井液,是钻井提速的关键。

  “钻井技术更是可以上天入地。”蒲军宏告诉记者,现在的技术可以实现钻井的同时进行储层改造,把地层空间变大,“就像拓宽车道一样,让天然气更容易跑出井口,单井产量最多可以翻10多倍。”

  以前很多井受限于技术不能打,现在有了旋转导向工具和精细化的把控能力,可以竖着、横着、斜着打,井下也能及时调整、随时转变角度。

  四川天然气产量的1/3,输送到了省外,累计外输天然气超过1000亿立方米

  2005年,四川盆地初步实现城市管道燃气的全天然气化,自此,换煤气罐成为历史。这一时间,比上海提前了大约10年。

  自2000年提出“气化全川”的目标,到2021年底,四川城市(县城)燃气普及率已达到95%,用气人口近4000万人,是我国用气范围最广、气化率最高的地区之一。

  2010年,一条横亘西东的能源大动脉:川气东送管道投入运行。此后的每一年,超过120亿立方米天然气,从达州普光气田的远古地层中喷涌而出,跨越四川、重庆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上海8省市,进入城市和工厂,覆盖超过4.5亿人。

  亚洲最大的天然气净化厂达州普光气田净化厂 中国石化西南石油局供图

  随着忠武线(重庆忠县武汉)、中贵线(宁夏中卫贵阳)相继投运,将四川盆地与武汉、长三角,川渝管网与西气东输管道连为一体,川气成为“气化全国”的重要支撑。

  四川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作为传统气源产区和川气东送主力军,四川2021年天然气净外输量达178亿立方米,超过自身产量的1/3;累计外输天然气超过1000亿立方米,为国家能源结构优化调整和能源安全保障作出重要贡献。

  3月31日,重庆相国寺,我国西南地区第一座储气库正式开启第十期注气。每逢夏秋淡季,富余的天然气,被注入储气库暂存起来,冬春旺季时,再将天然气通过管道输送出去。

  川渝地区正在紧锣密鼓建设百亿立方米储气库群,届时,储气能力将达100亿立方米,可供应近3亿人一年的生活用气。

  管道串起气田,管道连通气库,在天然气清洁替代的道路上,成渝正携手奔跑向前。· 螺纹盘面下行压力仍存视频]Facebook正测试G

上一篇:上海资本市场金融科技创新试点启动
下一篇:一季度海南离岛免税品销售超2000万件金额同比增长84%

主页 | 合肥加气块 | 合肥加气块隔墙 | 合肥加气块厂家 | 合肥轻质砖隔墙 | 安徽子轩建筑装饰有限公司 | 社区 | 新闻中心 | 企业文化 | 地方资讯